粉墨是梦2

粉墨是梦2
  • 副标题雅集俊扮皆成剧 拂弦弄箫总关情
  • 43.8 87.8 86.6 168 238
  • 艺术家孟庆华 姜克美 邓建栋 张顺翔等
  • 乐风戏曲
  • 类型戏曲
  • 时间2008
  • 版本【CD】-【高品质HQ】-【高品质DSD】-【高品质XRCD】-【黑胶LP】
  • 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8/01/02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详细描述

0:00
0:00
  • 昆曲 《玉簪记》(可试听)
  • 吉剧 《桃李梅·三放参姑娘》(可试听)
  • 越剧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
  • 秦腔《火焰驹》
  • 京剧 《霸王别姬·三家店》
  • 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
  • 黄梅戏 《牛郎织女》
  • 吕剧 《穆桂英挂帅》
  • 潮剧《苏六娘》
  • 粤剧 《帝女花》

《粉墨是梦》续集再度光芒四射

十剧种名段变身乐曲完美呈现

中华民乐水乳交融西洋管弦

姜克美 赵家珍 常静 张顺翔

华乐名家才情洋溢倾心献演

国交爱乐廿四国手无瑕演绎

亚洲顶级录音师李小沛精湛录制

德国全程后期制作

瑞鸣音乐又一力作

瑞鸣音乐

    梧叶知秋。这一枚微微泛黄的叶子,在漫卷的西风中飘摇过墨色的古城垣,掠舞过空无人迹的沙尘驿道,像一句轻声的叹息歇在深绿的池塘,碰落水面脆薄的浅雪,沉坠下去,就像沉溺在一泓迷梦。

这一泓梦,着一袭石青缂丝的华美衣裳,挥一袖拨云弄月的清泠山岚,怀恋着浴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畅意胜景。身外倘来都似梦,醉里无何即是乡。

耳畔一支《寄生草》,半暝半灭之间,各色人等走马灯也似,穿蟒的皇上,戴貂的丞相,捋雉尾的武将,剃了度的和尚……偏是那林冲的大红罪衣罪裙,将这暧暧流淌的幻影冲染得触目。那许多粉墨脸谱,红忠白奸,紫的刚义,蓝的勇猛,黄的暴烈,还有金的银的神佛鬼怪,绘作一张张铁面皮,揉勾抹破,能嗔,能怒,能喜,能癫,乱花渐欲迷人眼。

瑞鸣音乐

“可知我一生爱好是天然,恰三春好处无人见。”不要那灿灿水钻,撇去那荧荧绒花,只撷来翠鸟的柔软腹羽,做一支幽雅娴致的蕉月点翠头面,别有一段云髻半偏新睡觉的风流态度。更有雌雄莫辨的经世迷离,俊秀儿郎扮娇娥,木兰偏许须眉装,成就千古击赏的奇景,堪叹堪羡。

三丈戏台演梦,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。一扬马鞭即穿越千山万水,一桌二椅便当得亭台楼阁。这一种写意程式的佻达洒脱,在“匡七台七”的锣鼓经之间,在蕴藉风雅的韵白之间,在或峭拔或幽咽的唱腔之间,美不胜收。

粉墨是梦,是人生照影,是惊鸿一瞥,是光阴浓缩成寸金,是史话和情愁凝成某个手势或身段,一啼一笑或真或扮,唱演着千古悲欢。

 

前年一张《粉墨是梦》蒙赐厚爱,奖项纷至,嘉誉沓来。虽然当日即囿于专辑篇幅,颇多取舍割爱,言之不尽,然而万不敢草草续貂唐突乐友。直至今日两载光阴,沉淀如许,精挑如许,竭虑如许,加之醍醐灌顶福至心灵的顿感,非尽哺不能畅雅意,非继发不能谢世人。

依旧瑞鸣音乐,依旧叶云川制作,依旧孟庆华改编,依旧十个剧种十唱段,依旧“逗胡琴洞箫唱念春色满园,听丝竹管弦吟咏风月无边”。在京、昆、粤、黄梅、越五大剧种而外,专辑又挑选吉剧、秦腔、花鼓戏、吕剧、潮剧的传世名段,以深沉浩瀚的管弦语汇交融细腻个性的民乐精髓,传神描绘戏曲旋律的妍美音容和古典境界。

瑞鸣音乐

同是戏曲选段,各以旋律优美见长,在专辑中却少有面目雷同之感。极具地域特色的原剧种主奏乐器,在弦乐翻涌和民乐帮衬的背景上,一枝独秀却又水乳交融。在上辑中令人击掌叹妙的乐器对答,在本辑中运用得更加淋漓尽致:二胡在越剧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中和古筝十八相送猜心猜口,又在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中与唢呐扮小夫妻你侬我侬;黄梅戏《牛郎织女》则由秀美琵琶和清啭竹笛互通心款,秦腔《火焰驹》则用明亮的马骨胡和高亢的唢呐,回环问答出大开大阖的西北风情。

名手绘丹青,意浓态远淑且真。昆曲《玉簪记》一段清风徐来波澜暗涌的“琴挑”,在赵家珍那张千年古琴的弦间妩媚重生,天姿惊人。杜聪的笛箫染绿了粤剧《帝女花》的情致,也浸润了京剧《霸王别姬·三家店》的肃凉月色。常静的古筝玲珑典雅,张顺翔的京胡峭拔嶙峋,以及姜克美、邓建栋两位名传中外的胡琴国手,俱是一身绝技倾情往,十分心血演奇乐;更加之国交及爱乐二十四位演奏家的无瑕演奏,整张专辑曳身转眸皆动人的千姿万妙方得以完美展现。

瑞鸣音乐

专辑延续瑞鸣音乐的严谨品质,不敢有些许疏忽。特意选址中央电视台480平米模拟录音棚,动用了数十只顶级话筒及数百万元的录音设备,由亚洲录音大师李小沛精湛录制,完美展现戏曲魅力。德国录音名家老虎鱼及日本JVC首席工程师们全程负责专辑的后期制作及母版制造,不同版本不同韵味,需细细体会,慢慢感受。

 

旧戏新曲,听来不觉触景生情。听牡丹亭之赏春香还是旧罗裙,是一大哭;听红楼梦之想当初妹妹从江南初来到,是一莞尔;听玉簪记之长清短清云心水心,竟是一默。人生苦短亦苦漫长,当日心之所系者,原以为它会无言等在光阴的尽头,只作一轴画卷藏在年份的箱箧。怎料不过盏茶支曲的光景,物换人非,情何以堪。

因此上,珍重浮生一段闲,听音度曲,赌书雅谑,方不负平生意。若对黄花辜负酒,怕黄花也笑人岑寂。

上一条: 玫瑰三愿  下一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