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迷歌剧夜

琴迷歌剧夜
琴迷歌剧夜 DSD
  • 副标题中西乐器合壁 雅玩殿堂名章
  • 43.8 87.8
  • 艺术家刘云志
  • 乐风西方古典
  • 类型西方古典
  • 时间2006
  • 价格43.8
  • 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8/05/11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详细描述

0:00
0:00
  • 晴朗的一天(可试听)
  • 你们可知道(可试听)
  • 饮酒歌
  • 随想曲
  • 主人,请听我说
  • 圆舞曲
  • 夏日时光
  • 女人善变
  • 月亮颂
  • 今夜无人入睡
  • 波罗甫钦舞曲
  • 我亲爱的爸爸

精选史上极致之美十二段歌剧名篇

数十种中西乐器狂想突破演绎

国手乐师美钻阵容全情献艺

亚洲顶级录音大师臻美录制

德国Stockfisch全程后期及母板制作

笛萧图兰朵    二胡跳卡门

瑞鸣音乐

     这一袭华美的衣,在深夜的时分,倏尔闪耀出钴蓝的细碎光芒。

那般倜傥而瑰丽的舞步,将多少玫瑰花蕾一样的绮梦,或者是琉璃般脆薄的年华,轻轻踏碎在厚密织毛地毯上,悄无声息。

那夜莺一般鸣啭的歌喉,经不住岁月之掌的摩挲,即将在愈见粗砺的黑胶唱片上,淹留了眼眸间一缕柔波,却细弱了馥郁如兰的气息。

天鹅的羽毛,就如同久远以前的那个午后,轻盈地落在窗前,沐浴着月光幽蓝,或者曾经的如水暖阳。玻璃鞋静静地等着再次的旋舞,等待着舞台下那一声安可,掌声如雷鸣般响起。

瑞鸣音乐

就这样,蝴蝶轻吻了小提琴白色的弓弦。

就这样,音乐便流淌出来了,一如从前。

歌声虽然睡了,乐器们却醒了。

仿佛珠宝镶嵌的音乐盒,因了奇妙的咒语,吐露出迷人的声音。

就这样,传说在它们的欢笑中复苏。

威尔第的茶花开始绽放硕丽的花瓣。

莫扎特的费加罗,又咏起别样的乐句。

鲍罗丁的伊戈尔王,披上战袍横槊中亚。

普契尼的图兰朵,融化了心里的坚冰。

……

Bravo 乐器们!

Encore 伟丽的篇章们!

瑞鸣音乐

在今天,歌剧艺术被推崇至典雅而神秘的高高殿堂之上,阶前微光闪烁的烛火,既跳跃着故去光芒的星点,也传递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寂寥。然而,若是踏上前去,一步步,撩开重叠的纱幔,轻抚尘封的诗琴,幻想重新置身这四百年中任何一个人声喧嚣的剧院或沙龙,——那么,便可以隐约听见那些欢笑和歌声,可能是庄严的,也可能是俚俗的,轻浮的;便可以依稀看见那些人物:姑娘玫瑰色的脸颊,骑士的忠贞,游吟诗人的才情,还有那些,俏皮的,浪荡的,诡诈的,等等。衣香鬓影之间,却是和现代人们一样鲜活的生活图景,他们的趣味、幻想和热情以歌剧这样的宏丽方式,留存并感动后世。

所以有这么一张专辑,用器乐的方式重新演绎十二段歌剧史上最著名的篇章。这些篇章来自从18世纪到20世纪八位杰出作曲家的十一首作品。事实上,在选择这些曲目时,我们并没有刻意地去考虑音乐史的观点,并非要面面俱到地论遍所有彪炳史册的巨匠和名作。意大利人的感性、诙谐和不拘一格,法国人的纤细、唯美和略带浮夸,德国人植根于强大哲学及文学基础上的抒情严肃与超自然,还有俄罗斯和东欧的异彩纷呈的民族乐派,都令人感到有趣而向往。不过,如果抛开了风格和流派,单纯地去挑选心目中最美妙的歌剧旋律,却亦是令人愉悦的欣赏旅程。

瑞鸣音乐

在这样一张希冀令你愉快的小辑中,可以看见歌剧故乡两位最杰出的巨人——威尔第的浪漫主义歌剧和普契尼的真实主义歌剧,用美不胜收的旋律表达着各自不同的音乐理想。而比才用奇迹般的《卡门》,那部令尼采都看了几十遍推崇备至的《卡门》,为法国歌剧赢得了崭新的声誉。还有,永远值得人致敬的莫扎特,他那部在古典歌剧时代就闪耀出人文光彩的《费加罗的婚礼》,至今仍是令人仰视的天才之作。而与《费加罗的婚礼》有着相似诙谐风格的《风流寡妇》,则是匈牙利人雷哈尔为维也纳的轻歌剧带来的惊喜礼物。鲍罗丁的《伊戈尔王》和德沃夏克的《水仙女》,两位民族乐派的巨擘使我们的歌剧宝库里,增添了浓郁的俄罗斯风情和捷克民歌原味。格什温的通俗歌剧作品《波吉与贝丝》,甚至充满了爵士风格,几乎可以视为当代音乐剧的先声。

十二段名章,如数家珍。对于热爱歌剧的碟友来说,一定是最熟悉和喜爱不过,以至已经搜罗和宝藏了各种卓越的版本;对于还没有聆听歌剧习惯的碟友,却可能因为语言和欣赏习惯而产生一定的心理距离。而我们这张小辑,一定会让前者惊奇,后者亲切,因为它是用乐器来唱歌剧。

瑞鸣音乐

乐器们在歌剧中,一直努力地争取着自己角色的戏份。史载,歌剧诞生之初,1600年敬献给法王亨利四世婚礼的《尤丽狄茜》中,仅仅用了四种乐器:一把里拉琴、一架羽管键琴和两把琉特琴。而蒙特威尔第在1607年的《奥菲欧》中,便用了36件乐器组成的管弦乐队,用不同乐器分别表达剧中不同的人物和场景。之后管弦乐器运用越来越丰富,到了十九世纪中叶瓦格纳的“音乐宗教”式的歌剧里,器乐则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主要地位:脱离了歌唱的曲谱照样是可以独立的管弦乐作品。二十世纪初,理查·施特劳斯的歌剧《莎乐美》甚至被认为是一部附加声乐声部的交响诗。

可以说,管弦乐在歌剧中愈来愈重要的表情功能,和歌剧旋律本身所具有的传唱性,使得我们这次将歌剧唱段器乐化的尝试变成了可能。一切依旧是和谐的,美丽的,但同时又是新鲜的,惊喜的。编曲者奇思妙想,在室内乐的基调上,跨越中西审美鸿沟,融汇古典和流行,用多样而极致的音乐思想和手法,令歌剧名章焕发令人惊异的新彩。

“主人,请听我说”(《图兰朵》)中琵琶、竖琴与弦乐五重奏的配合,使得这个中国背景的歌剧故事名至实归;

“晴朗的一天”(《蝴蝶夫人》)中古筝和竹笛则添饰了另一种况味的东方情愫;

街听巷闻的“饮酒歌”(《茶花女》)因为流行乐器吉他的加入,而更表现出令威尔第都瞠目结舌的丰富动感;

同样,天才的莫扎特也没想到用活泼的口哨去演绎俏皮的“你们可知道”(《费加罗的婚礼》);

二胡演奏版本的“随想曲”(《卡门》)的崭新听感,非亲耳聆受而不能想象;

令无数人动容的“月亮颂”(《水仙女》),由中国的笛箫演绎得如怨如诉,异常凄美。

还有“夏日时光”(《波基与贝司》)中琵琶与爵士味道的奇异交融,“今夜无人入睡”(《图兰朵》)中如心底长叹的抒情箫声,“女人善变”(《弄臣》)中乐器们趣味的问答与争辨,“我亲爱的爸爸”(《贾尼·斯基基》)情境融一的臻美听感,都让人过耳难忘。乐器们仿似也有了音容与笑貌,生动地和谐地簇拥在一起。最奇妙的想象在这里萌发,最不可思议的乐器组合,却奏出意想不到的绝佳效果。

瑞鸣音乐

亚洲最大的录音棚之一——中央电视台480平米的模拟录音棚里,仿佛又重现了16世纪末佛罗伦萨那间阔大的客厅中暖意融融的景象:音乐英才在欢聚,动人艺术在诞生,和谐的旋律飞越屋宇和藩篱,向远之更远传播。亚洲最有声望的录音师之一李小沛,精湛而细密地录下了每一点灵感和碰撞。而万里之外,在歌剧巨擘瓦格纳的故乡德意志,这音乐又丝毫无损地制作保存。所有激情勃发的编创与精益求精的制作,都是为了赋予这张专辑优质的听觉感受和幻想空间。

小聆这张专辑,在阖目静神之间越过恼人的东西方语言隔阂,真实而迫近地感受音乐这人类共通的语汇所传达的真挚美感。这样简单的优美、轻松和抒情,也许正是最接近歌剧愉悦心灵的本质呢。

 

上一条: 禅·意  下一条: 丑末寅初